在黑土地有了一个产业化样本

就在今年3月,孙强创立的黑土地基金和北大荒集团共同宣布,黑土地基金以投资北大荒集团旗下薯业集团的方式,开始涉足马铃薯产业。而前一年的11月,孙强已经迎来了黑土地上的第一季稻谷丰收。

2015年,在正式结束20多年的投资生涯后,这位华平投资集团(Warburg Pincus,以下简称“华平”)亚太区的头选择了去“种地”。从曾经主导投资过国美电器、汇源、7天酒店的顶尖投资人,一下子变成最土的“农民”,孙强的这一转身出人意料。

他创办了黑土地集团,下辖大米和马铃薯两个业务板块。而更让他的朋友们为他捏把汗收款柜台的是:他一个外行怎么能“种好地”?农业是投资洼地,因为周期长、靠天吃饭。尤其是孙强涉足的种植端,不仅财务投资人避而远之,甚至连产业资本都很少涉足。

于是问题就来了,孙强凭什么就能有胜算?“这要看三四年之后”。而这一成败又决定了能否撬动更多的资源进入,现在资金等都选择了旁观。“我现在是在用身家先做出一个样板来。

华平进入中国,在黑龙江有标志性事件。那就是对哈药集团的投资,2004年哈药集团引入华平、中信资本两家战略投资人,各持股22.5%。

十多年后,再次选择黑龙江,最重要的原因是“土地”。如吸尘系统果要走规模化、集约化的现代农业之路,大东北似乎是最好的选择,“哪里还有这一大片一大片的土地”?而且北大荒在中国应该是机械化耕作的龙头了。

中国的土地被分割成小块,使用权分散在千千万万的农民手里,这个“土地”问题被认为是“死扣”,直接影响了资本对农业的投资。

有不少做农业投资的人都指出,“搞掂农民”是在中国做农业产业化最困难的事情。而早在2010年的一次采访中,柳传志也曾说过,土地的政策死扣解开之前,联想控股就不会布局农业,因为可能会把牌子做砸。

而黑龙江宁安正在试点的土地流转,是吸引室内排水系统孙强的最主要原因。中国政府正在实验的这一政策,允许农民出让土地使用权长达30年甚至50年,外来的投资人有可能获得大规模可耕种的土地。不同于将土地流转给个人,当地政府希望找一家机构独家运营。

截止目前,黑土地集团能集中耕种的土地面积,已经达到10万亩。政策死扣的解开,吸引到的不仅仅是孙强和黑土地,“还有国内非常有名的一家投资控股集团”。据接近人士透露,柳传志曾写信给当地政府要地。截至发稿未获得各方对此的回应。

孙强则直接把一个工作班子放在了当地,但宁安模式是否可以复制?这时候他们遇上了北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dxdszx.com/xsv/7.html